股盛
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上一篇:古代军队只听命虎符,为什么没人偷虎符造反呢?

拿破仑三世的悲时代和失败的外交政策

拿破仑三世的时代确实是法国历史上不可忽视的一页,既创造过傲人的辉煌,也积累了成功的经验,还留下了失败的教训。

 

路易·波拿巴是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总统,成为法兰西第二帝国皇帝后,被称为拿破仑三世。拿破仑三世是法国自从路易十六以来统治时间最长的统治者(18年皇帝,再加4年总统),甚至比路易十六本人(14年)、拿破仑皇帝(从1799年到滑铁卢战役,总计16年)、戴高乐(12年)都要更长。马克思、恩格斯对路易·波拿巴评价极低,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一书中,马克思称他是一个平庸而可笑的人物。但拿破仑三世的时代确实是法国历史上不可忽视的一页,既创造过傲人的辉煌,也积累了成功的经验,还留下了失败的教训。

一:曾经的辉煌

经济建设上台阶。拿破仑三世在位期间,法国经济繁荣,工业迅速发展,产业开始现代化。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完成了工业革命。拿破仑三世大力推动各种建设工程,使用政府开支来刺激繁荣、扩大就业、促进科技和工业的发展。他的时代是法国经济发展最为迅速,工业化方兴未艾的时代,在这20年当中,全国铁路线总长度从 1851年的3248公里增加到1869年的近2万公里,完成了全国铁路网络的建设。工业总产值从 1850年的60亿法郎增加到1870 年的120 亿法郎,增加1倍,其中铁、钢、钢轨等增加29倍。工业生产水平仅次于英国,占世界第二位。农业发展也上了水平。帝国先后颁布并贯彻垦荒法和整治沼泽地的排水法,使耕地面积扩大了 150 万公顷,耕地总面积达 2650 万公顷,创历史最高水平,也让法国的农业达到了新的高度。拿破仑三世抓经济确有一手,就经济建设成就来讲,路易· 波拿巴超过了他所崇拜的拿破仑本人。

 

拿破仑三世

首都建设上水平。1852年,拿破仑三世下令对巴黎进行大幅度改造,为现代城市塑造了轮廓,让巴黎成为了前所未有的光辉之都,创造了欧洲大陆上第一个现代城市。此时的巴黎,已经建成1500多年,老鼠横行,瘟疫不断。破烂的老街道上,混合着马粪、狗粪、人粪的味道。巴黎地下多是坚硬的岩石,凭当时的技术和设备,建设下水道的施工难度可以想象。按预算,这项工程将耗费巨额资金,而且地下部分超过地面部分。拿破仑在位的18年间,巴黎铺设了800公里长的给水管,5000公里长的排水道,而郊外的5000公顷污水净化厂也成为当时的模范花园。从此,塞纳河清澈透亮,千百年来困扰巴黎的污水、垃圾和瘟疫成为历史。

民意测验上高度。拿破仑三世从没有输过一次全民选举和全民公决,每次都能恰到好处地让民意成为自己的后盾。1848年普选,他参选总统,赢得了1000万选民中700多万人的支持,而在1852年是否支持他称帝的全民公决当中,783.9 万票对他表示支持,25.3万票表示反对,真真正正的让他成为了民选皇帝。哪怕到了帝国的末期,1869年第四届立法团选举当中,反对派也只赢得了不到40%的选票和席位,而在18704月的元老院法令进行全民表决的时候,表决结果是735万票赞成帝国、153.8万票反对、190万票弃权。由于广大农民一直是路易· 波拿巴忠诚的粉丝,这位皇帝即使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也能在全民表决中取得胜利。

二:蹩脚的外交

曾经一度辉煌的拿破仑三世为什么很快会楼起楼塌,成为亡国之君呢?原因很多,但蹩脚的外交无疑是一个主要原因。拿破仑三世在法国外交史上扮演了特殊角色。基辛格博士认为拿破仑三世是法国十九世纪后期国际地位下降的罪魁祸首,他在其名著《大外交》中这样评价拿破仑三世:他鼓励革命却未能意识到革命可能的后果,他无法评估各种力量之间的关系,并利用此种关系实现个人长期目标。他经不起考验。他的外交政策全盘尽输,原因不在于缺乏理念,而是他无法自众多的想法中理出一个头绪,或分清理想与周遭现实间的关系。他一味追求虚名,从未有一贯的政策作为指引,他受制于一团纷乱的目标,其中有些更是相互矛盾。每当面临事业上的重大危机时,各种不同的直觉反应便会相互抵销彼此的力量。戴高乐将军对此总结说,法国所取得的胜利总是一时的辉煌,而遭受的灾难却是永久性的。

笔者认为,如果把外交比喻为棋局,那么拿破仑三世的外交失误,主要体现为下了五步错棋:

在应对维也纳体系外交上下了一步臭棋。1815年的维也纳会议虽然对战败的法国做了宽大的处理,但是建立在正统和均衡原则上的维也纳体系却束缚了法国的手脚,拿破仑一世帝国的荣光从此不再。1830年的法国革命和1848年的欧洲革命动摇了维也纳体系,但却未能使其终结。拿破仑三世以维也纳体系的终结者和欧洲民族自决的保护者自居,却使欧洲外交陷入一片混乱。不少其他国家由此受惠,法国本身却一无所获。他制造了有利于意大利统一的环境,更无意中促成了德国的统一,这两国的统一削弱了法国在地缘政治上的地位,法国长期以来在中欧享有的绝对影响力也遭破坏。当然,法国本身没有能力阻挡这两国走向统一,但拿破仑三世反复无常与自相矛盾的政策却使统一的过程大为加快,由此消解了法国依据其长远利益建构国际秩序的能力。拿破仑三世要打破维也纳体系是因为他认为这个体系使法国陷入了孤立,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实实在在的事实。但拿破仑三世1870年垮台时,法国比梅特涅时代更加孤立。

在应对德国统一的外交上下了一步死棋。从地缘政治角度看,就维护法国的长期安全、争夺对欧洲大陆的霸权而言,德国的成功就是法国的失败。拿破仑三世主导下的法国外交战略的种种失策,在很大程度上成就了德国的统一。虽然法国不可能永久独自阻挡德国统一的历史趋势,但面对德国统一这一事关法国地缘战略利益的历史进程,法国应该做的是尽量迟滞,而不是反过来促进这一进程。当时,普鲁士王国国土四分五裂,这本来是普鲁士主导德国统一的巨大障碍而非助力,普鲁士以捍卫其长期扩张而获得的四分五裂的领土为基本国策。如果普鲁士安心于德意志联盟框架的安排,那么德国的统一便会遥遥无期,甚至胎死腹中。因此俾斯麦处心积虑地要摧毁这一框架,拿破仑三世则处于完全不同的想法,也极力要摧毁它。因此,拿破仑三世不自觉地助了俾斯麦一臂之力,促进了德国的统一,等于无形之中自掘了坟墓。

 

普法战争

在对奥地利外交上下了一步错棋。拿破仑三世继承波拿巴家族的传统,以反对奥地利和打破维也纳体系对法国的封锁和遏制为己任,视奥地利为争夺欧陆霸权的最大对手之一,却从未料到普鲁士有朝一日会打败法国。这是拿破仑三世最大的一个战略误判。奥地利是一个保守的国家,德意志联盟更是一个防御性的体系,只要奥地利在德意志联盟内保持领导地位,法国东部边境的安全就可以得到保证。由于德意志联盟的松散性,法国也可以保持对联盟内其它中小邦国的影响力。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拿破仑三世1859年联合撒丁王国对奥地利开战,帮助撒丁王国夺回了被奥地利占领的伦巴第地区。拿破仑对奥地利的极力削弱实质上是给了普鲁士最大的助力,法国间接培植了近在咫尺的最大对手。当拿破仑三世坐视奥地利1867年在普奥战争中失败后,当时法国的资深政治家梯也尔哀叹,奥地利的失败意味着法国400年来遭到的最大灾难。从此失去了一张阻止德国统一的王牌!

在对俄罗斯外交上下了一步蠢棋。阻止德国的统一,离不开法国与俄国的合作,而拿破仑三世一手造成了法俄的交恶,他不顾一切地在克里米亚和波兰问题上屡次损害俄国的利益。拿破仑三世执掌法国政权之后,其首要的外交目标就是削弱俄罗斯和奥地利这两个仇家,使法国摆脱维也纳体系获得行动自由。拿破仑三世反俄,主要是历史恩怨——拿破仑一世帝国被俄国与奥地利击败了。

1854——1856年,法国借口与俄国争夺奥斯曼土耳其境内基督徒保护者的称号和耶路撒冷圣墓的钥匙,联合英国发动了克里米亚战争。对法国来说,这是一场莫名其妙的战争,除了要为第一帝国报仇雪恨外,看不出法国在此战争中有何长久的战略利益。1856年《巴黎和约》中关于黑海中立化的条款,禁止俄国在黑海地区拥有海军,剥夺俄国在巴尔干地区的特权。这一条款主要是为英国的战略利益服务,法国毫无所得,拿破仑三世却信守这一条约,法国由此背上了维护条约的长期战略负担。拿破仑三世缺乏战略眼光,加上虚荣心作祟,在黑海中立化这一俄国引以为奇耻大辱的问题上毫不让步,导致法俄之间无法联手反对德国的统一。相反,普鲁士为寻求俄国在普奥与普法战争中保持友好中立,支持俄国废除《巴黎和约》的有关条款。普鲁士由此获得俄国的丰厚回报:俄国在普法战争期间在俄奥边境部署了10万军队,防止奥地利倒向法国一边。俄国表示,如果奥地利进攻普鲁士,俄国则向奥地利宣战。1863年波兰掀起反俄民族大起义,俾斯麦以做戏似的夸张姿态支持沙俄镇压波兰起义,拿破仑三世却与此相反,极力劝说沙皇对波兰起义者让步,甚至企图游说奥地利放弃其统治的波兰省份给让波兰得以复国,公然挑战俄罗斯的核心利益。法国为什么会输掉普法战争?俄国支持普鲁士是一个关键的外部因素。

在对意大利外交上下了一步损棋。拿破仑三世帮助意大利初步实现统一,本来应该是意大利的恩人,但他竟然与意大利也失和,这在外交上是绝无仅有的奇葩了。拿破仑三世先是与撒丁王国结盟反对奥地利,帮助意大利实现了初步的统一。但是意大利民族主义运动爆发后,大大突破了拿破仑三世对意大利版图和利益的分配方案。拿破仑三世骑虎难下之际,竟然背弃意大利,反过来单独与意大利的敌人奥地利议和。接下来法军进驻罗马,保护教皇国,数次打败企图统一罗马的有意大利政府背景的加里波第义勇军,企图阻止意大利最后完成统一。当法国在法普战争前寻求意大利外交结盟的时候,意大利提出的唯一重要条件是法军撤出罗马。但拿破仑三世受到国内天主教会的压力,为了宗教情感和宗教利益,不愿意放弃对教皇国的保护,结果意大利对拿破仑三世在普法战争翻船冷眼旁观。

三:沉重的教训

要张弛有度,坚守外交目标的有限性。

外交战略应该追求具体和有限的目标,也就是要与国力相适应;追求抽象与无限的目标,不仅必然透支国力,而且不可能获得成功。法国在崛起进程中的外交战略上的矛盾在于:追求的目标固然宏伟,但是却透支国力,违背了追求具体和有限目标的外交原则。法国一会儿想要建立一个在法国君主领导下的欧洲联邦;一会儿要输出法国大革命的各项观念,把整个欧洲改造成为自由、平等与博爱的人间天堂;拿破仑时代又要模仿欧洲传统王族建立波拿巴家族对全欧洲的统治。因未能清晰定位国家利益,也无法确定具体有限的外交战略目标,最终得不偿失,劳而无功。拿破仑三世不具备其叔父拿破仑一世的才能,也不觉具备他那样大的权势。可是他一心重演叔父的传奇,要恢复昔日法兰西第一帝国的荣光,这一点主导了近20年法国的外交政策,并对欧洲战略格局和走向产生了深远影响。结果画虎不成反类犬,更兼重蹈覆辙,外交与军事冒险使拿破仑三世走上不归之路。

要先后有序,坚守外交推进的循序性。

外交犹如打拳,什么时候打醉拳,什么时候打猴拳,什么时候打太极拳,什么时候打组合拳,什么时候打迷踪拳,要依据战略态势来定,要有先有后,先后有序,如果颠倒秩序,该先干的后干,该后干的先干,甚至伸出两个拳头打人,村村点火,处处冒烟,外交肯定会一塌糊涂。尤其是任何时候,地缘政治决定了周边外交的重大事项应该优先处理,因为事关国家安危。拿破仑的外交恰恰分不清先后轻重。例如,拿破仑三世跑全世界去消耗法国的国力,坐视普鲁士在法国的眼皮底下由弱转强而无动于衷。离法国本土越远,拿破仑三世就越敢冒险,离法国本土越近,他反而极度的谨小慎微。拿破仑三世在欧洲对针对俄国和奥地利开战的时候,在欧洲以外的地区也大打出手,在亚洲把越南变成第二帝国的殖民地,入侵了柬埔寨和暹罗,伙同英国参与第二次鸦片战争,还入侵了叙利亚;在非洲完成了对阿尔及利亚的全面征服,侵入了塞内加尔,再次进入埃及并开凿了苏伊士运河;在美洲进行了墨西哥的冒险、与英国勾结干涉美国内战。

 

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英法联军进入广州

要虚实有别,坚守对外交往的务实性。

外交离不开虚虚实实,既不能都来虚的,也不能都来实的,关键是来虚的也是为了来实的,不能把来虚的当成来实的,更不能把虚的东西看得比实的东西更重要。拿破仑三世最大的问题在于不善于区分虚幻的意识形态、历史恩怨、个人情感与现实的国家利益与国家安全之间的关系。他的种种举动纯属浪漫主义,对国家利益有害而无益。他对夺取法国的自然边疆这一涉及法国核心利益的事情不敢造次,对纯粹的虚荣——获得欧洲民族自决的庇护者、意大利的解放者、东方基督徒的保护者、拉丁美洲天主教帝国的缔造者等等诸如此类的称号——却十分在意、勇气十足。现实的国家安全高于抽象的国家荣耀。拿破仑三世年轻的时候加入过意大利的烧炭党,他对这一经历念念不忘。甫一掌权,便宣称法意两国是争取崇高事业的战友,因此采取了支持意大利统一的非常行动。这一举动不管是出于个人信念、意识形态、历史恩怨或者家族情感,都严重违背法国的地缘政治利益,这使得法国又出现一个统一与强大的邻国,使得法国传统的扩张路线受阻。

要敌友有分,坚守对外交往的原则性。

分清敌友,化敌为友是外交的基本原则。在外交斗争中,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这就既需要分清今天谁是敌人,谁是朋友;又需要懂得既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还需要懂得今天的敌人可能就是明天的朋友,而今天的朋友可能就是明天的敌人。对外交往最重要的前提就是:从国家核心利益出发处理敌友关系,不可为感情而结盟,不可为意识形态而结盟,当然更不可为了仇恨而开战。拿破仑三世时代法国外交的重中之重是调动一切资源阻止德国的统一,因为当时德国的统一就意味着法国的危险。可是,拿破仑三世在欧洲四处放火,到处得罪其他大国,无形中为德国的统一减少了阻力。拿破仑三世本来应该联手俄国迟滞德国的统一,但却和俄罗斯开战,为的是打破维也纳体系,结束法国的孤立和为第一帝国报仇雪恨。但实际上法国在黑海地区的利益几乎可以忽略,《巴黎条约》中禁止俄国拥有黑海舰队这纯粹是为英国的战略利益服务,而法国作为条约的签字国却对此承担了长期的、额外的战略负担。英国把法国推向了对抗俄国的第一线使其在外交上动弹不得,导致俄国对法国的敌视和对普鲁士的亲近,导致了法俄无法联手反对德国统一的结果。俾斯麦利用拿破仑三世所推行的混乱政策,乱中取利,一步步地将德国统一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变为了现实。

要进退有据,坚守国家利益的至上性。

民意与国家利益不能划等号,顺应民意不等于维护国家利益。成熟的外交善于打民意牌,但民意不能成为外交斗争的标准,外交更不能被民意所绑架。拿破仑三世依赖民意为政权基础,从第二帝国的体制和历次全民公决的结果来看,他的统治的确有民意基础,他代表了现代政治家的风格。拿破仑三世与其叔父一样深以非正统王室出身为憾事,由于缺乏那种世袭王族与生俱来的自信心与合法性,因此倾向于把迎合民意作为自身合法性的来源。他为了政治投机,常常煽动国内的民意,当民意被煽动起来后,他自己竟成了被煽动起来的民意的俘虏。普法战争前,法国在欧洲大陆的优势虽然打了折扣,但并非不可挽回,更没有处在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犯不着去打一场毫无准备,不计后果的战争。然而,当时法国狂热的愤青们深深地感染了拿破仑三世,拿破仑三世的好战与虚荣又反过来鼓励、刺激了愤青现象,许多人都以为法国天下无敌,都以为普鲁士不堪一击,谁敢说不同的话,马上就会被人看成是不爱国。拿破仑三世迎合民意而不能驾驭民意,顺应潮流而不能驾驭潮流,他在欧洲和全世界采取冒险政策和在德国统一问题上遭受最终的失败的确有其历史的必然。

要和战有道,坚守对外交往的和平性。

战争与和平都要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既不能放弃原则,一味和平;也不能排斥和平,一味求战。拿破仑三世的时代,是对外战争最为频繁的时代,而且规模都很大。1854年对俄国开战,1859年对奥地利开战,1860年远征清国,1862年远征墨西哥,1870年对普鲁士开战。而且要命的是,经常在进行这一场战争的同时,又发动了另一场战争。连绵的战争耗尽了法兰西的国力。虽然拿破仑三世在很多地区毫不犹豫地使用武力,也并非没有收获,但法国不仅没有能够把这些收获转化为在欧洲大陆的优势,而且很多战争最后不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克里米亚战争、反奥战争以及第二次鸦片战争),就是劳而无功(墨西哥冒险、干涉美国内战),最后,普法战争导致了第二帝国的灭亡和割地赔款。相比之下,之前两个王朝战争少得可怜——七月王朝的18年里面,除了开拓阿尔及利亚之外,几乎没有发生过对外战争。 

下一篇:武圣关羽之死: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阅读(240)| 评论(0)| 点赞(0)
分享到:

关于阅读

免费注册会员后,可以发表评论    免费注册

我来说几句吧
发表评论

共有0访客发表了评论

收益率股票名称股票代码入选日期查看
285.64%涪陵榨菜0025072016-7-2
142.94%新兴铸管0007782016-7-2
127.86%中国神华6010882016-7-2
102.27%青岛啤酒6006002016-7-3
73.19%冀中能源0009372016-7-2
57.64%平煤股份6016662017-6-20
26.97%二三四五0021952017-6-26
25.00%华测检测3000122017-8-14
收益率股票名称股票代码入选日期查看
285.64%涪陵榨菜0025072016-7-2
142.94%新兴铸管0007782016-7-2
127.86%中国神华6010882016-7-2
102.27%青岛啤酒6006002016-7-3
73.19%冀中能源0009372016-7-2
57.64%平煤股份6016662017-6-20
26.97%二三四五0021952017-6-26
25.00%华测检测3000122017-8-14
收益率股票名称股票代码入选日期查看
6526.81%东方财富3000592012-11-11
4361.81%同花顺3000332012-11-11
757.81%万丰奥威0020852012-11-11
819.91%欧比特3000532012-11-11
661.84%中国中冶6016182014-3-24
643.91%万向钱潮0005592012-11-11
581.54%浙江龙盛6003522012-11-11
277.64%长江证券0007832014-1-1

市场行情

  • 上证
  • 恒指
  • 道指
  • 股指期货
  • 国债期货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业务咨询QQ:1157595577
    QQ:1257595577
联系手机:13501505577
联系电话:020-28136290
     【9:30--17:30】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丛云路816号柏丰商务大厦8层(总部)
   广州市广州大道北1421号圣地大厦(操作部)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