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上一篇:秦始皇出巡五次为体察民情还是游玩?

史上最无耻君臣!为了花钱讨好金国连粪都要收税?

以杀害岳飞、割让土地、称臣,以及缴纳岁币为代价的“绍兴和议”真让南宋成为一个经济文化非常繁荣的王朝,并减轻了百姓负担了吗?

 

编者按:近来一段时间,网上总有人继续散播这样的言论,“绍兴和议”让南宋以微小的代价带来了百姓的安定,所以杀害岳飞的秦桧才是真正的功臣。其实这种言论民国时就由一个L姓的国学大师提出过了,只不过现在一些人又提出来而已。那么,以杀害岳飞、割让土地、称臣,以及缴纳岁币为代价的“绍兴和议”真让南宋成为一个经济文化非常繁荣的王朝,并减轻了百姓负担了吗?

首先,我们来说说“绍兴和议”的内容:政治上,南宋向金称臣,每逢金主生日及元旦,宋均须遣使称贺送礼。领土上,南宋把秦岭淮河以北的地方割让给金国。尤其是唐(今河南唐河)、邓(今河南邓州)商(今陕西商县)、秦(今甘肃天水)四州之全部或者大半割让给金。经济上,宋每年向金纳贡银25万两、绢25万匹。

这乍一看,不就是送点钱、称个臣,宋朝不是有钱吗?牺牲点小钱和面子,换来的和平安定和经济繁荣不是很好嘛?但实情可不像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先说精神上的侮辱,大家都知道古代有避讳。因为金太祖和金太宗汉名分别是完颜旻和完颜晟,所以南宋避讳“旻”、“晟”二字。金海陵王立完颜光英(阿鲁补)为皇太子,宋就把“光州”为“蒋州”,“光山县”为“期思县”,“光化军”为“通化军”。

如果说改名只是面子上,那么交钱可是里子上。二十五匹的绢和二十五万两的白银,看着少,实际可不少。在南宋,一匹绢价至少四千钱,而一两白银可不等于一贯钱,而是四五贯这还是官方价格。中国一向缺乏贵金属。在靖康之难时,北宋开封的白银,挨家挨户搜遍了才四百万两。而南宋每年的白银收入也不过几十万两。更要命的是,在度量衡上,这些岁币完全要按照金人的要求来。

比如根据记载:例用岁前三日,先赀银百锭、绢五百匹过淮呈样。金人交币正使例是南京漕属,副使诸州同知,于所赀银、绢内拣白绢六匹、银六锭三分之。令走马使人以一分往燕京,一分往汴京漕司呈样,一分留泗州岁币库以备参照。初,交绢十退其九,以金人秤尺无法,又胥吏需索作难之故。数日后,所需如欲,方始通融,然亦十退其四、五。又贴耗银二千四百余两,每岁例增添银二百余两。

金代的度量衡一直有争议,尤其是金代尺,不少学者考证是40厘米左右,但是也有学者认为和宋朝一样是32厘米。从宋朝记录来看,金人经常选用40厘米的大尺子来量绢。这还不包括期间的克扣与要挟。除了岁供外,遇到个金国皇帝过生日,或者金人使者来了。南宋还得送礼上下打点。

比如像《淳绍岁币记》记载的那样:若正旦生朝遣使,每次礼物金器一千两、银器一万两、彩缎一千匹,又有脑子、香茶等物,及私觌香茶、药物、果子、币、帛、杂物等,复不与焉。若外遣泛使,则其礼物等又皆倍之。又有起发副使土物之费,又有朝辞、回程、宣赐等费。总之,金国主子要给钱,使者必然也得给小费,“若北使之来赐予,尤不赀焉。”毕竟,对金国官员来说,出使南宋就是公费旅游,而且花的还是南宋的钱。他们自然愿意常来看看。比如根据记载“常使往回程各八次,踢御筵每处费钱一万八千五百余贯;而沿途应办,复不预”。总之,每年的岁币加上这些礼品与接待费用,其实是一种沉重的负担。

而且南宋在绍兴和议后,内部财政支出可没少多少。比如像军费,虽然驻屯大军数量少了但是殿前军多了。皇帝的宫殿也继续修着。而且虽然南宋宫殿面积小,但是进行了精装修,一些材料还是从朝鲜半岛和日本进口的。同时,文官工资也增加了,不用像以前那样少一半了。要给金人以岁币,然后南宋朝廷的支出又没少。那么这负担自然转嫁到百姓身上了。以至于当时的情况是“民力重困,饿死者众,皆桧之为也。”

那么具体怎么从百姓身上捞钱呢?南宋朝廷可是很有经验的。本来南宋就是实行的两税法,一年交两遍,但是其存在附加税,而且经常超过两税正税部分。除了两税法外,还有土户钱、折絁钱、醋息钱、曲引钱,甚至打官司打不赢要交罚钱,打赢了要交欢喜钱。

还有更离奇的,南宋为了从百姓身上榨钱讨好金人,甚至弄了个粪税。可笑民国时,曾有人说自古未闻粪有税。结果却是自古以来。辛弃疾曾说过,“曾见粪船,亦插德寿宫旗。”粪都要专卖和收税,南宋朝廷真是想钱想疯了。据考证,南宋时苛捐杂税名目最多时达六七十种。总之,当时的说法是:“自秦太师讲和,民间一日不如一日”(《胡澹庵先生文集》卷14《与虞并甫》)“自桧当国二十年间,竭民膏血”、“国之府库,无旬刀之储,千村万落,生理萧然”(《宋史》卷374《胡铨传》)。

除了经济负担以外,“绍兴和议”对社会经济发展也造成不小的影响。因为宋金以淮河为界,这导致淮南很长时间没有从破坏中恢复(没人敢去住)。直到绍兴三十年(1160)的时候,淮南运判张祁还说:“被旨措置开垦荒田,修筑圩岸陂塘,窃见无为军庐江扬柳圩一所周环五十里,兵火后来不曾修筑,致圩岸损缺,沟洫壅蔽,一向荒闲二十余年,及无为县佳成圩一所,各有荒闲田土。

甚至在宋孝宗赵昚的乾道七年( 1171)的时候,从淮东安抚使司向南宋王朝所陈报数据来看,也是让人触目惊心的。淮南东路真州、扬州、通州、泰州、楚州、滁州、高邮军、盱眙军的“系官荒田”和“在户未耕荒田”,还有三万五千一百二十四万顷。对于南宋来说,割让土地,让淮南变成前线,使得南宋失去了一块经济要地。

而且,绍兴和议对南宋军队打击也很大。除了冤杀岳飞、驻屯大军裁减至二十一万四千五百不说。在将领任用上,秦桧是“任将帅,必选驽才”,“恐其有谋起兵,问己之罪,故诸帅皆贪污,士气不振”。在当时,除了西北吴氏其他的大多已经换人了,以至于南宋军队战斗力日渐下降。

而绍兴和议真的让金人满足了吗?并没有!而按《齐东野语》记载:至兀术病笃之际,告诫其四行府帅云:‘江南累岁供需岁币,竭其财赋,安得不重敛于民。非理扰乱,人心离怨,叛亡必矣!’显然,金人一边享受着绍兴和议的好处,一边等待着南宋因为绍兴和议的负担而逐渐虚弱。于是,绍兴和议不到二十年后,完颜亮继续南侵了。总之,和平是买不来的。

下一篇:林则徐为何让儿子辞官回家读书?
阅读(45)| 评论(0)| 点赞(0)
分享到:

关于阅读

免费注册会员后,可以发表评论    免费注册

我来说几句吧
发表评论

共有0访客发表了评论

收益率股票名称股票代码入选日期查看
收益率股票名称股票代码入选日期查看
收益率股票名称股票代码入选日期查看

市场行情

  • 上证
  • 恒指
  • 道指
  • 人民币
  • 基金指数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业务咨询QQ:1157595577
    QQ:1257595577
联系手机:13501505577
联系电话:020-28136290
     【9:30--17:30】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丛云路816号柏丰商务大厦
   广州市广州大道北1421号圣地大厦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