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上一篇:甲午主将卫汝贵被问斩时,为何慈禧太后都救不了他?

唐宪宗与贤相裴度李绛如何强力削藩

正因为唐宪宗在削藩方面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彻底胜利,以至于肆虐大唐多时,差点让中央政府沦为小朝廷的强藩几乎全军覆没的样子,战后藩镇势力和中央对抗不再是唐朝...

 

裴度是中晚唐如雷贯耳的政治人物,是最有作为的贤相之一,也正是这个能文能武的儒将的挺身而出,亲自出马前去淮西督战,并力主削弱了宦官的指挥权,才成功击退了妥协投降的主和派之疯狂围剿,也成为下定决心削藩的唐宪宗的左右臂膊,没有裴度的力挺和紧密配合,唐宪宗能否取得元和削藩的胜利还真是有点悬,可以说裴度是朝中力主削藩、平定割据势力的代表人物,也正是李纯和裴度这对君臣联手组成的讨逆“梦幻组合”,成就了唐朝中期的一次漂亮政治大翻身。

事实上,在平定淮西的问题上,唐宪宗所面临的问题是前所未有的严峻,稍有闪失就会满盘皆输甚至于从此让大唐更加四分五裂,直至提前死亡。

正如前文所述,因为李师道阳奉阴违的阴谋破坏活动,曾使京城上下人心惶惶,这也正给主和派以停止削藩的口实,在清除异己活动中被砍伤差点送命的裴度,居然还面临着下野的危险,可谓是屋漏偏逢连阴雨,祸不单行啊。因为当时以李逢吉为首的主和派势力很强,罢兵并阻兵出战的声浪也很高,而武装割据势力的疯狂反扑也更加让主和派有理由反战。

据史载,元和十年(公元815年)三月,因官军动真格让贼首吴元济战事吃紧,连遭败绩之下,只好派人去向有心割据抵抗中央的强藩节度使王承宗、李师道二人求救,因为淮西真的败了,估计接下来也就是这两镇的末日,大家基本上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基于这样的情势判断,后来便发生了李师道的疯狂颠覆活动,大肆进行烧杀抢掠,以便阻止中央政府对藩镇用强,最终武元衡还被杀身亡,裴度命大坠入沟中受了重伤。

这一突发事件之后,主和派立马利用人们的恐惧心理,向皇帝建议罢免主战派领袖裴度的官职,以便息事宁人,以此来安抚王、李之恒、郓二镇,防止事态扩大,战事又起。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决定削藩的唐宪宗临危不惧斥责主和派道:“若罢度官,是奸计得行,朝纲何以振举?吾用度一人,足以破此二贼矣!”反正事到临头,有心和藩镇博弈的有为皇帝唐宪宗不仅不罢免裴度,还给他委以重任,拜他为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主持战事。

于是这对战时“梦幻组合”迅速成军,裴度也一以贯之地以平淮为己任,他也知道讨伐淮西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不然的话后果堪忧。裴度曾对宪宗说,“淮西,腹心之疾,不得不除。且朝廷业已讨之,两河藩镇跋扈者,将视此为高下,不可中止。”也一语点破了天机,淮西不除大唐无宁日,很多藩镇唯其马首是瞻,讨伐是箭在弦上不可中止也。

这个正是说到了点子上,有心加强中央集权的唐宪宗没有不赞同的道理。然后裴度又趁热打铁征得皇帝同意延揽四方贤才,进行必要的人才储备,打一场有准备的仗,以求集思广益,万无一失。当然裴度本身就有很多的削藩经验和战绩,元和七年(公元812年),他就曾以知制诰的身份,成功安抚了河北魏博镇田兴(弘正)势力,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元和十年(公元815年)五月他还亲赴战地考察实情,有针对性地指出了官军的战事弊端,同时推荐忠武节度使李光颜为统兵,表扬他“勇而知义,必能立功”,皇帝也同意了这一人事调动。果不其然,李光颜一接手战事,就勇不可挡地大破淮西军于陈州溵水县西南之时曲,扭转了战争形势,极大地鼓舞士气,也彰显出了能文能武的裴相的知人善用。

当然有了君臣联手的“梦幻组合”之后 ,也并不意味着事情就会摧枯拉朽、势如破竹,因为此时的藩镇已经盘根错节业已坐大,要连根拔起谈何容易?甚至于因为对手过于强大还差点让用兵流于破产,李师道的暗战活动曾使很多人动摇,元和十二年(公元817年),居然官军又打了一次大败仗,正好给了主和派宰相李逢吉一个要求罢战的理由,立马迫不及待地以征剿淮西四年、劳师动众、民不聊生为由,力主罢兵。

这个确实是一个“烫手山芋”,如果任由主和派黑黜兵戎,不仅使削藩大业前功尽弃,甚至于还会使大唐陷于土崩瓦解的绝境之中,受到割据势力的嘲笑。所以高瞻远瞩的裴度咬定青山不放松,绝对不允许削藩半途而废。他一方面力挺皇帝的削藩决心,让其不要中止讨伐大业;另一方面自动请缨到前线督师。为此,元和十二年七月,唐宪宗令其兼彰义节度使,等于是给了他前线督战的军权。同年八月,裴度以宰相领淮西节度使、淮西宣慰招讨处置使自愿亲赴前线,也相当于是前敌总指挥,行军元帅也。誓师出发之日,裴度慷慨激昂地对众人道:“臣若贼灭,则朝天有期;贼在,则归阙无日。”反正就是“不破楼兰终不还”的英勇献身气概,大有不打败贼军不回朝的决心,让在座的人包括唐宪宗为之感动得流了泪,也极大地鼓舞了官军的必胜信心。裴度一上任,就烧了一把火,就是把阻着地球转的宦官监军全都奏准罢免,还军权于将领,从而加强了统一指挥,减少了不必要的掣肘和瞎指挥,战斗力也随之极大增强和改观。

接下来,大家也知道了,裴度一到淮西,即与随邓节度使李愬等人,运用了很多令人眼花缭乱的计谋,大举进攻淮西吴元济。十月,李愬出奇不意地雪夜破蔡州,孤军深入七十里,生擒吴元济,大败淮西军。吴元济做梦也没有想到官军如此强悍如此兵贵神速,只能认赌服输束手就擒,同时宣告持续三年的淮西叛乱正式结束,削藩也获得了最关键性的胜利。

前文曾经交代过,名将李愬打下蔡州后,曾隆重列队迎接裴度进城,拜谒道旁,裴度却不大想领情,认为这也太形式主义了。后来李愬道出了初衷:“蔡人顽悖,不识上下之尊,数十年矣,愿公因而示之,使知朝廷之尊。”也就是说要给朝廷立立威,而不是搞个人尊崇主义,裴度最后才勉强接受了这一仪式。

打掉了淮西这最难缠的对手,其他持观望态度的藩镇,当然也不敢蠢蠢欲动了,连公认实力最强的吴系军阀都被官军敲掉了,我们又是哪根葱?所以河北强藩受震慑,诸小藩也相继归顺朝廷,简直就是骨牌效应。

当然,宪宗削藩的成功也有另一贤相李绛的功劳。可以说正是裴度和李绛的鼎力相助和密切配合,而最终成就了唐宪宗的削藩大业的。

李绛,唐宪宗元和二年(公元807)授翰林学士,元和六年(公元811)拜相,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也是裴度式的文武双全人物。李绛是一个正直之士,勇于犯颜直谏(还曾因此触犯权贵而被罢官),宰相李吉甫曾大拍皇帝马屁,居然李绛当场提出尖刻批评,为此有为皇帝唐宪宗还大赞李绛:“绛言骨鲠,真宰相也。”总之,面对当时朋党之争和藩镇割据,还有宦官专权,常怀忧国忧民之心的他屡屡上疏,并以李隆基亲自把盛唐粉碎的“先治后乱”的史实作为借鉴和警钟,用“治生于忧危,乱生于放肆”的道理力谏唐宪宗,决不能学祖宗骄傲自满一心要娱乐的放荡不羁,而是要励精图治,选贤任能,并提出“贤则当任,任则当久”的正确主张。

最重要的是他在宰相任上,曾多次建议和鼓励皇帝削藩平党,并积极出谋划策,甚至于身体力行。比如魏博节度使田兴能听命于朝廷,就是李绛利用藩镇内部矛盾进行离间策反的缘故,也在一定程度上消弱了藩镇势力。关于此事,史载:魏博田季安死,子怀谏弱,军中请袭节度,吉甫议讨之,绛曰:“不然,两河所惧者,部将以兵图己也,故委诸将总兵,皆使力敌任均,以相维制,不得为变。若主帅强,则足以制其命。今怀谏乳方臭,不能事,必假权于人,权重则怨生,向之权力均者,将起事生患矣。众所归必在宽厚简易、军中素所爱者,彼得立,不倚朝廷亦不能安。惟陛下蓄威以俟之。”俄而田兴果立,以魏博听命,帝大悦。

正是因为李绛颇为精明的“以藩制藩”的策略,阻止了同乡宰相也就是李德裕他爹李吉甫的轻举妄动,让他们为了权力变动而自相残杀,然后较有实力者胜出之后,为了巩固统治,必然要倾向朝廷以求庇护,果然魏博节度使田兴一立,就听命于朝廷,皆大欢喜,正如李绛所预料的那样,唐宪宗自然是笑得合不拢嘴。

取得削藩胜利的另一贤相武元衡在此也值得一提,可以说是他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削藩的胜利,激起了主战派的勇气和决心的。

说起来,武元衡也是一个能文能武的儒相,大抵和裴度、李绛是同一层次的类似政治人,这个武则天的曾侄孙,这个风流儒雅清秀俊逸(武家不缺美女帅哥)又著作等身的“元和三贤相”之一,是以自己的鲜血换来了削藩的胜利的,可以说他是当时朝中最强硬的主战派,尽管他看起来那么的温文尔雅文质彬彬,别人把酒倒到他身上也不发怒的样子,也正是他用鲜血染红了元和中兴的颜色的,正因为他是最强劲的主战派,才遇到了李师道的暗算,必定要把其置于死地砍倒主战派战旗才罢休也。

据说,武元衡被杀前夜刚好作了一首《夏夜作》的诗,诗曰:“夜久喧暂息,池台惟月明。无因驻清景,日出事还生。”果然是天刚露出鱼肚白他就挂了,被李师道派来的凶猛杀手剁成肉酱,出了一件轰动大唐的政治大谋杀,成为诗谶,还真是灵验。

武元衡是中唐著名诗人,和韦皋、李德裕一样,在西川节度使任上都与大唐第一美女诗人薛涛有亲密接触,据张为《诗人主客图》把元和诗人分为六派,居然武可以与“诗王”白居易平起平坐,比“诗豪”刘禹锡的地位还高(可能是有点拔高),可见其在当时诗坛的影响力,甚至于他每写一首新诗,不久就会有一些音乐人把之谱成曲子,广为传唱,这个待遇大概和专把诗歌念给老妪听、连歌妓有能念白诗就身份倍增的白居易持平,可见其功力。不过与韦皋的诗酒花韵召伎宴饮的浮华官场习气不同的是,武元衡却是一个持重守正、生活俭朴、甘于寂寞的好官,连史书也评价他道:“雅性庄重,然淡于接物”,绝对的正人君子本色。

这样有才的政坛大帅哥,当然也能得到想有一番作为的有为皇帝唐宪宗的信任,而且一拜就是重要的宰相职位,甚至于把所有军事都交由武元衡主持,他既平定了割据自雄想做皇帝的皇族子弟镇海节度使李锜之乱,又是力主征讨淮西吴元济叛乱的主将之一,这个就触犯了强藩的核心利益,非要除之而后快。当时强藩不仅抱团对抗中央,沆瀣一气相互勾结,还重金贿赂朝廷重臣,扶植朝中主和派,连成一气。看到主军的武元衡一点也不领情,一力主战,非要革强藩的命不可,在诋毁攻击和搞阴谋诡计也不能把武元衡拉下马之后,狂热的分裂主义分子李师道也失去了最后的耐心,软的不行来硬的,铤而走险派出强力杀手把武帅哥在上班的路上极为惨烈地给做掉了。关于武元衡之死,史书大致记载如下:元和十年(公元815年)六月初三清晨,天刚蒙蒙亮,武元衡在上朝走出靖安坊东门时,就被躲在暗处的刺客残忍杀死,血染街头,为大唐统一大业壮烈地挂掉。

武元衡一死,整个京城长安人心惶惶,一时沉浸在一派阴郁的恐惧之中,让主战派心中直冒冷汗,这是一种何等的悲壮,最温柔敦厚又最慷慨激昂、壮怀激烈的主战派主心骨的死,让每一个在宦海沉浮的政治人都有一种透心凉的感觉,这电影镜头般喋血街头的真实故事,也同时让人有一种人生无常、世事难料的透彻肺腑之痛,利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时时刻刻悬挂在每个人的头上,给你的震撼那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你只能祈求上苍的格外开恩。

彬彬有礼很绅士而且任何压力下都不低头的政坛大帅哥武元衡,就这样为革命鞠躬尽瘁了,像黄楼鹤的仙鹤一样一去不复返,留下的是风萧萧兮易水寒般的政治形势和最令人忧心忡忡的治安格局,或许还顺便吓倒了一些不坚定的主战派,当然也更加激起了有识之士的雄心,因为被砍伤的裴度更加是下了最大的抗战决心,还促成了他的亲临战场指挥若定,谈笑风生之间樯橹灰飞烟灭。就是泡妞很有一手写诗也极其漂亮的白居易也瞬间雄起了爱国之心,愤然上书极力要求上方严查杀死武元衡的元凶,可惜被势力强大的宦官集团和主和派挂了起来,还导致了老白仕途转折点的被贬江州司马,报国无门哭得青衫都湿了,并有了与“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歌女的亲密无间的零距离接触,从此以后性情大变。

当然最后是藩镇的屠刀也没有拦住大唐统一的决心,在经历了一段风雨如晦、暗无天日的恐惧高压之后,更加是形成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反冲力,让主战派有了一种哀兵必胜的摧枯拉朽力量,在裴度和李愬的高水平的强力军事运作下,淮西吴元济迅速败死,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经营了那么多年的固若金汤的淮西军事体系就这样在梦醒时分化为乌有,愧对祖宗的样子,果然是有邪不能胜正这一说的,不信不行。

最终,唯淮西马首是瞻的各大割据势力树倒猢狲散,在掂量了自己的斤两之后纷纷倒戈。作为分裂势力中坚的“暗战大师”李师道都有点后怕了,抵挡不住官军的强大政治和军事攻势,先是以长子入侍作为人质讨好朝廷,想要献地归顺的款式,毕竟和朝廷有太多的过节,估计也认为皇帝不会轻饶他,后来又干脆再举兵叛唐,拼个鱼死网破。元和十三年(公元818)七月,唐宪宗调宣武、魏博、义成诸镇军力联合前往证讨。大兵压境当前,吓破胆的叛军立马也四分五裂互相攻讦,“暗战高手”李师道也很有揶揄色彩地被其都知兵马使刘悟杀死,可谓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报还一报是也,李师道一横死,淄、青、江诸州又回到了唐朝的温暖怀抱,结束了武装割据状态,皆大欢喜。

带头阿哥挂掉之后,所有的藩镇割据势力,也顿时像霜打的秋叶一样疲软,不敢再鬼哇乱叫搞山头闹独立,参与剿灭最疯狂割据者李师道的强藩节度使,也纷纷投靠唐廷,元和十四年(公元819)七月,宣武节度使韩弘除了入朝要求留在京师听候安排,还朝贡了大量的金银财宝和精壮马匹,以示臣服。唐宪宗不失时机地让韩弘职司徒兼中书令,也算是位极人臣的那种,同时为了加强地方管治,还派吏部尚书张弘靖充任宣武节度使。魏博节度使田弘正也因为帮助中央讨伐李师道有功,皇帝也赐予了他一个侍中的高职,都是宰辅级的。他老哥子还怕皇帝不放心,居然支使兄弟子侄皆到朝廷做官,当作人质,原是为了向唐宪宗表忠心,也表示了不再有反意的决心。

正因为唐宪宗在削藩方面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彻底胜利,以至于肆虐大唐多时,差点让中央政府沦为小朝廷的强藩几乎全军覆没的样子,战后藩镇势力和中央对抗不再是唐朝后期的主要矛盾,而是南北司之争。也就是说削弱藩镇势力加强中央集权是唐宪宗最主要的政绩,也构成了“元和中兴”的基石。

下一篇:李自成能攻入京师,为何在清军面前一路败退?
阅读(97)| 评论(1)| 点赞(0)
分享到:

关于阅读

免费注册会员后,可以发表评论    免费注册

我来说几句吧
发表评论

共有1访客发表了评论

  • 邓东祥
    唐宪宗 削潘
收益率股票名称股票代码入选日期查看
收益率股票名称股票代码入选日期查看
收益率股票名称股票代码入选日期查看

市场行情

  • 上证
  • 恒指
  • 道指
  • 人民币
  • 基金指数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业务咨询QQ:1157595577
    QQ:1257595577
联系手机:13501505577
联系电话:020-28136290
     【9:30--17:30】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丛云路816号柏丰商务大厦
   广州市广州大道北1421号圣地大厦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