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上一篇:孙兴杰:“华为事件”与中美关系的“大局”

白重恩:中国经济何处破局?

1225日晚7点,著名经济学家、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弗里曼讲席教授、院长、博士生导师白重恩在人文清华讲坛发表名为《中国经济何处破局》的主题演讲,盘点了2018年的经济形势,指出政府驱动投资的降速在方向上是正确的,否则会陷入低效投资的恶性循环。

政府驱动投资降速的同时,希望民间投资能增速,但企业税费负担较高,不利于民间投资的增速。为了实现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需要采取一系列改革措施,其中养老保险降费和其他配套的社保改革,将是盘活棋局的一个有力措施。

在盘点2018年经济形势时,白重恩指出2018年政府主导的投资明显减速,1-11月份,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3.7%,而2017年,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为19%。政府主导的投资减速,尽管短期内带来一些阵痛,节奏也可商榷,但是长期来说方向是对的,可以促进经济结构调整。

2018年,经济面临的另一问题是很多民营企业获得资金非常困难。过去一些作为民营企业注资渠道的金融工具风险较大,现在为了防范风险加强了监管。短期来说,加强监管影响了民营经济的增长,但是也是不得不做的,如果不加强监管,未来面临的风险会更大。

第三个特点是税费征收更规范。营改增使得税收征管的力度改善,征管力度加重之后,企业会觉得税负加重,发展受到影响。另外社保征缴方面也将出现改革,2019年年初社保的征缴部门将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转向税收部门,税收部门会有更强的手段来征缴,这也可能会使得企业觉得税费负担加重。

2018年中国经济还经历了国际贸易摩擦,国际环境的不确定性增大。这对经济发展也不是非常有利。

政府主导的投资有其历史原因

白重恩表示2018年政府主导的投资减速,有其历史原因。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为了应对,进行了强有力的财政刺激,这为了保增长是非常必要的,但是也带来了一系列的反应和后果,这种影响直到今天还存在。

2008年前后中国经济的增长来源因此发生了变化。2008年前的29年,即1978年至2007年,中国GDP的年均增速为10.05%,其中由人力资本积累带来的的年均增速为3.21%,全要素生产率带来的年均增速为6.24%,而由资本产出比增加带来的增长仅为0.62%。这段时间GDP的增长主要来自于人力资本的积累和全要素生产率的改善,是比较高效的增长。

2008年之后,GDP平均增速为8.2%,这也是一个不慢的速度,但是跟前面29年相比还是低了,更重要的是增长来源变化较大。

2008年至2017年,由人力资本积累带来的年均增速为1.04%,这其中重要的原因是人口结构发生改变,从2010年开始,我们的人口红利逐渐消退,教育也因为起点较高而改善速度下降,所以人力资本积累对GDP贡献随之下降。

另一个是由全要素生产率带来的年均增速下降到3.18%,效率改善所起的作用只有以前的一半左右。而由资本产出比增加带来的贡献则在上升,前29年平均资本产出比增加带来的年均增速是0.62%,但是2008年之后上升为3.94%

每生产一块钱的GDP用的资本越来越多,资本积累的速度快于GDP增长的速度,短期会带来一些增长,但是这样的增长长期不可持续。

其一,要维持这样的增长,消费必然会被挤压。对此白重恩表示这不是我们所希望发生的事。因为我们希望老百姓从增长中有更强的获得感,所以希望居民消费保持比较快速的增长。其二,资本产出比快速增长会导致效率改善速度减慢,这也是为什么效率的改善对GDP的贡献没有前29年那么大的原因。

白重恩指出,2008年以来经济结构产生的这些变化不是非常有益,我们希望效率进一步改善,对经济增长能起到更大的作用

2008年的财政刺激,很重要的体现方式就是政府主导的各种投资,这种政府主导投资速度如果过快会抑制民间投资。

政府驱动的投资要占用资源,要使用劳动力,要使用资本,要使用土地。而这些资源被用了以后,民间投资要获得这些资源就变得成本比较高,更加困难,所以民间投资就有可能受到压抑。如果政府驱动的投资增长更快,民间驱动的投资更慢,而两类投资的回报率不一样。回报率比较低的投资增长快,回报率高的投资增长慢,就可能带来总体效率的下降。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潜在的GDP增长速度已经下降了。此时地方政府如果为了保证较高经济增长速度,作出不以效率和当地需求为出发点的决策,举债建设新项目,忽视投资回报率,最终就会导致政府债务高筑。

统计显示,近年政府融资平台企业的投资回报率在持续下降。发行城投债的政府融资平台企业的平均资产回报率一直低于所有发债企业的平均资产回报率,而且逐年下降,在2016年低达1.5%2017年前半年更低达1.3%

政府融资平台的低资产回报率和高债务意味着较大的风险隐患,它们的资产回报率在低水平上持续下降和债务持续增长的现象是不可持续的,也说明我国过去的投资结构不可持续。

中国经济急需高质量发展  走出低效投资恶性循环

白重恩强调,中国经济急需高质量发展,走出低效投资恶性循环。要摆脱低效投资的恶性循环,需要制定合适的经济增长目标。

他和其他研究者预测了2050年之前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速,在2016-2020年间为6.36%2021-2025年间为5.57%2026-2030年间为4.86%2031-2035年间为3.97%2036-2040年间为3.28%2041-2045年间为3.29%2046-2050年间为2.85%

而劳动生产率潜在增速也呈逐年下降的趋势,将从2016年的6.12%下降至2050年的4.04%。劳动力增长率则将从2016年的0.24%逐渐下降至2050年的-1.19%,主要原因是15-64岁的适龄劳动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自2011年开始持续下滑,并将持续下降至2050年。

目前我国劳动力趋于短缺,其中适龄劳动人口中60岁以下的人员每年以几百万的速度在下降。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短缺将成为未来经济发展面临的重大挑战之一。

减少低效的政府投资 增加高效的民间投资

白重恩指出要实现经济增长潜力,需要减少由政府主导的低效投资,并通过降低企业成本等方式提升民间投资积极性,增加由市场主导的高效投资。

他指出目前中国企业的税费负担较高,对企业发展不利。目前,除增值税之外的税费占中国企业利润的比例为68%,而印度为60.6%,德国为49%,日本为48.9%,美国为44%,全球平均为40.6%

其中社保缴费在中国企业利润中的占比为48%,而德国这一比例为21%。如果扣除社保缴费的比例,中国企业其他税费(不含增值税)的负担仅为20%,而德国反而有28%。可见造成中国企业税费负担高的,是社保缴费。

相对于其他社保缴费,养老保险缴费率最高,其中企业缴费率占了20%,个人缴费率占了8%2017年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缴费总额是个人所得税总额的2.8倍。这么高的缴费率影响了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对促进消费不利。

目前,中国的居民消费占GDP比重在37%左右,在G20其他国家中除沙特阿拉伯外,其余的国家居民消费占GDP比重都超过50%

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需要养老保险降费

白重恩认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需要养老保险降费。

针对大家担心降低缴费后,未来养老待遇是否也会降低的顾虑,降低养老保险缴费后,是否要延长退休年龄的疑问,以及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养老问题,白重恩教授建议将历史欠帐和制度设计分开考虑,用国有资产来解决历史欠帐问题。

并呼吁强化个人帐户,同时对低收入参保人的个人账户缴费进行政府补贴,建立一个精算平衡的养老保险体系,并按精算平衡原则,给退休职工选择退休年龄的空间。

通过降低养老保险缴费,可降低企业负担,有利于鼓励企业高效投资;同时可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促进消费;未来设计合适的退休制度,有利于对冲人口红利消失问题;完善养老保险制度,使养老保险财务可持续,让晚退休的人不用担心未来的养老待遇;发展养老保险第二、三支柱,推动资本市场的良性发展;而将国有资产划拨社保,将有助于改善国企治理。

因此降低养老保险缴费,对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而言,可谓是盘活棋局的重要举措。

下一篇:徐 瑾:2019,相信未来
阅读(104)| 评论(0)| 点赞(0)
分享到:

关于阅读

免费注册会员后,可以发表评论    免费注册

我来说几句吧
发表评论

共有0访客发表了评论

收益率股票名称股票代码入选日期查看
收益率股票名称股票代码入选日期查看
收益率股票名称股票代码入选日期查看

市场行情

  • 上证
  • 恒指
  • 道指
  • 人民币
  • 基金指数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业务咨询QQ:1157595577
    QQ:1257595577
联系手机:13501505577
联系电话:020-28136290
     【9:30--17:30】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丛云路816号柏丰商务大厦
   广州市广州大道北1421号圣地大厦

点击关闭